梁妻而已💙

【铠约】一辆并不简单粗暴的车

叶修我男神:

本来想开一辆简单粗暴的小车,失败了。


一开车就想让他们谈恋爱,烦。


第一次写铠约,肉不香,ooc请见谅。


带一点信白,就不打tag了吧








百里守约伸了个懒腰,刚从考场走出来的他仿佛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发出酸疼的叫嚣。


“守约!一起去玩玩?”不远处李白刚从别的考场出来,看到他立马就跳了过来。


百里守约想了一下,竟然有些意动——毕竟这个月为了考试实在有些折腾。


见他有些犹豫,李白更加煽动起来了,“走呗,玄策不是和老高、木兰一起去旅游了?你一个人回家也没什么意思吧?”


百里守约开始动摇了,玄策不在,一个人回家的确太过寂寞。


最后压倒百里守约的是一句话——“外国文学那个老妖婆下学期就退休了,不去庆祝一下?”


百里守约决定放纵自己,为了庆祝自己终于逃离中文系杀手的魔掌。要知道,百里守约和李白虽然身为中文系的学生,但是外国文学也是他们的专业课之一,又长又臭的外国人名字再加上一个严肃到变态的老师,纵然是百里守约这样的好学生也感到害怕。






百里守约开始后悔了。


他没想到李白的出来玩玩竟然是带他来酒吧,虽然仔细一想又和这个酒鬼很搭调——但是他妈的哪个omega会来这种到处都是alpha的酒吧啊!!!


“李白!”调到最大音量的音乐轰鸣,百里守约只能大声冲李白说话,“我们回去吧!”


“哈?你——说——什——么?”李白听不大清楚,只能大声喊回来。


“我说!我们回去吧!”百里守约冲他喊回去。李白依然是一副听不大清楚的样子,拿出手机准备打字问他。


但李白和百里守约没听清彼此的话,却被某些人听见了。






铠直勾勾地盯着李白他们那个方向,一言不发,另一头的韩信忍不住笑了,“哎,我说铠,你刚刚可还一脸不爽,觉得我浪费了你的时间,怎么现在……”韩信随着铠的视线望过去,“这是看上了?”


铠喝了一口酒,“嗯。”


韩信失笑,“没想到你这家伙,表面上装得正经,倒是这么容易就对人一见钟情。不过,你可别看上我家小朋友,喏——就是那个脸白白的,腿长长的,腰细细的小可爱。”


“不会。”铠回答得很有力,因为——【明明守约的腿更长腰更细,而且,才不是一见钟情。】铠在心里想道。


百里守约才不会想到,几年前他随手帮助的迷路外国友人,已经杀到国内,准备把他叼走了。


 




百里守约根本不知道有头大尾巴狼盯上了他,他现在有点晕乎乎的。


刚刚李白还是把他劝下了,因为就算是个omega,内心也还是充满了男人的天性啊——热衷于寻求刺激。


【更何况】,百里守约放心地看了李白一眼,【这家伙可是个千杯不醉的老酒鬼啊。】百里守约安心想道。


但百里守约忘了李白这家伙虽然是个不容易喝醉的人,但是他总是会喝得醉醺醺地才回去。之所以到现在还贞操仍在,完全是因为某个韩姓热心男士守着。


 


 


没来过酒吧这种地方的百里守约实在是傻得有点可爱,想着说不能喝醉,却顺手拿了一杯看着像果汁的饮料下肚,殊不知在酒吧里这种五颜六色的混合鸡尾酒才是最容易醉人的。


喝大了的百里守约晕晕乎乎地往厕所摸去,刚刚不知不觉喝多了酒,现在急需去放闸。但他这个路都走不稳的模样落在铠的眼里,只让他一阵担心,便急忙忙地跟了过去。


看着百里守约安稳地进了厕所,铠就放心地等在了外头。说来守在厕所门口这么不光彩的事与他真是十足的不搭调,只能说爱情的力量是十分伟大的。




………




十分钟过去了,百里守约还没出来。


铠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【守约该不会出了事吧?】这样想着,铠推开厕所门走了进去。


 


 


“好热……”百里守约解决完人之三急后突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一股火烧了起来,迷迷糊糊中他也能隐约知道,自己的抑制剂失效了。


“李白……我恨你……”百里守约回想起自己今天是找李白借的抑制剂,只觉得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。


最后百里守约只来得及打开水龙头,就失去了大部分的清醒意志。


 


 


于是等铠推开门进去,就看到百里守约面色潮红,靠着水池的模样。空气中的香氛味道逐渐被百里守约的信息素所取代,本该沁凉的雪松气息却灼热着铠的心,百里守约被打湿的胸口处的衣物已经不能起到遮蔽的效果,半隐半现地露出绯红两点——正是犹抱琵琶半遮面,春色无边惹人怜。


铠很想做点什么,但最终能做的只是当个正人君子。


“守约,我带你去休息。”铠咽了咽口水,忍着被勾起的情欲靠近了百里守约,将他一把拦腰抱起。


 


 


韩信见铠久不回来,担心他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什么事,就摸到了厕所来。却看见铠抱着他的小美人,眼睛都红了的样子。


韩信一闻中空气中的信息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从身上摸出一把钥匙扔给了铠,“楼上有房间。”


铠单手搂住了百里守约,另一只手接过了钥匙,就带着百里守约上了楼,却给韩信丢一下了一句话——


“等会帮我带点抑制剂上来。”


“真能忍。”韩信摇摇头,转身回了前面,准备吩咐人去拿抑制剂。


“老板,老板娘好像发情期到了!我们把人送到楼上你的房间了。”一个员工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韩信脸色一变,但还是记得吩咐了一句:“等会送抑制剂到楼上去。”


这员工看着韩信匆忙的背影,有点摸不着头脑,“老板这么能忍的吗?”


 


 


铠半搂着百里守约上了楼,打开房间把人放到床上安置好后,他已经满头大汗,后背也汗湿了。


看着毫无防备的百里守约,铠纵然快要被情欲勾到发疯,却也还是狠狠心用力掐了自己一把,转身准备离开。


 


 


百里守约被汹涌而上的情欲烧到神志不清,只知道有个人带着他离开了厕所,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是陌生人,但这个人的信息素却这样令人安心,又带着点熟悉。后来他好像看见了韩信,韩信好像与这位陌生人先生认识。这一瞬间百里守约就更安心了,因为他知道这位韩先生在和李白谈恋爱,不会让他出事的。


百里守约想努力保持思考能力,但发情带来的影响不比发烧差多少,他的思维和现实仿佛就是隔着一层厚实的凝胶。等到他想清楚可以安心以后,那位好心的陌生人先生已经安置好他要离开了。


“别走……”身体的本能促使着百里守约抓住了铠的手。【这个感觉,好熟悉啊,是谁呢……】百里守约迷迷糊糊地想着。


铠被抓住了手一时动弹不得,他甚至不敢回头看百里守约一眼,怕自己忍不住犯了错,“守约,你先放开我,等会抑制剂就到了。”但要铠主动甩开百里守约的手,他又是如此的不舍得。


“别吵……”百里守约自以为愤怒地斥责了一声,实则在铠听来和撒娇没两样。百里守约努力想着回想这股熟悉感觉的来源。【海洋的味道……】


铠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百里守约,“守约,乖,放手……”


【蓝眼睛……】百里守约忽然笑了起来,他的脸上还泛着潮红,眼尾都被情欲逼出了绯红的颜色,满满的色气,但他的笑容又是那么单纯,就犹如一片轻柔的桃花花瓣落入了一汪清泉那般,在铠的心里掀起一阵阵涟漪。


铠看见他的嘴巴张张合合,最终从那两片粉嫩的薄唇中吐出了几个字——“大个子。”然后百里守约就像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那般,傻乎乎地笑了起来。


铠被这几个字轰然砸碎了心里的克制——百里守约还记得他,几年前他失忆迷路被百里守约捡回去后,百里守约也是这么喊他的。


“守约……”铠的声音有些干涩,他凑近了百里守约,几乎要吻上他的嘴唇一般,“守约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
百里守约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,最终摸到了他的眼睛下方,痴痴地笑道:“大个子……阿铠!”然后一手攀住铠的肩膀,抬起身凑上去亲了那双他心心念念的蓝眼睛一口。


铠的理智彻底没了。


 


 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78122034530489#_0


 










守约:明明是你自己闯进来的。



评论

热度(18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