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妻而已💙

【五越】旅行阿越

不论是三年999天,不论是伍贰君还是苍蝇君,两个人的相处方式,对话,和一群人之中我就听清楚你也认真回答你,总之那个人是你 的一种迷之气场真的很戳心,谢谢有你,陪我在人世间一掷孤勇❤❤❤

别啾:

*题目和梗来自手游 旅かえる (旅行青蛙)


*rps,全都是编的


*非常ooc……就忍不住还是想写,瞎看吧


*又名:伍贰君养蛙日记(。






01




凌晨1点,修改完最后一个报错的代码,伍贰伸了个懒腰,关掉面前的电脑,收拾东西准备下班。夜深了,第二天又是周六,纵使是日常灯火通明的金山软件大厦,此时也不剩几盏亮着的灯了。


 


同个办公室的倒是还有几个仍在奋战,伍贰挨个说了声走了啊,路过总策划时那边欸了一声,叫住了他:


“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这两天不是吃鸡开了嘛,我们准备策划个大点的活动宣传一波,主播啊策划啊组个队去玩下,你我也安排进去了,组队名单待会儿微信发你,你看看。”


“哦哦,好。”


 


走出空调充足的大楼,寒风灌进衣领,伍贰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裹紧了大衣和围巾。1月份的珠海虽温度还算可观,但南方的冷不在表面,而在骨髓,初来的第一个冬天伍贰还冻出了重感冒,现在却已然是习惯了。


 


对于多端的变化,他一向适应得很快。


天气如此,环境如此,感情亦如此。


 


及至到家了,伍贰已是累得一动不想动,瘫在沙发上刷了个朋友圈。


最近一款养蛙游戏火遍全网,朋友圈都是绿油油的晒蛙照片,伍贰好奇地看了看,正翻到50分钟前藏五爷转发了一个下载链接,配字说“走了总会回来的蛙!解压良方!加班必备!”,不知道拨中了哪根弦,他点了个下载。


正盯着进度条看,微信震动了一下,他切回聊天界面,看见[吃鸡名单.xslx]已经发过来了,便顺手点了预览。


 


……


1.12


咸鱼 伍贰 尘微 阿越 童话


 


啊?


伍贰呆了下,第一反应这什么情况啊。


正愣着神,总策划又来了条消息,问怎么样,没问题吧。


他手速飞快地打“阿越和我别在一组了吧”,打到一半又停住了。


为什么不能呢?他问自己。


总策划不知道他俩那些事,他自然还都记得。这几年来联系不是没有,可确实生疏,他适应哪次离别都快,唯独这一段,始终难以忘怀。一个人散排的时候,直播的时候,解说的时候,甚至加班到深夜,把挂了整天机的柳劈下线的时候,总要想起那个人来。


年少时萍水相逢的人,相见恨晚的人,无话不谈的人,和终于走散的人。


 


也是……想要重新抓住的人。


 


……是官方安排,不是我要搞事的。


这边一向理智的伍贰君默念上句三遍,自欺欺人地做了半天心理建设,那边总策划见他不回,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,微信叮叮震了两三下。


半晌,他心一横,慢慢打字道:


可以。


 


回完手机又是叮的一响,养蛙游戏安装好了,打开全是日文,伍贰连蒙带猜地玩了起来。


请给你的青蛙取个名字……


他在这里卡了半天,输入又删掉,最后还是点了确定,有点做贼心虚,又莫名其妙地开心,像吞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秘密,还是橘子味儿的。


请根据游戏提示操作……


跟着教学收完了一波三叶草,给蛙的背包里放好小面包,伍贰心满意足地丢下手机,挣扎着爬起来去冲澡。


 


十分钟后,安静躺在床上的手机亮了起来,是游戏有了新提示:




「小阿越君は


旅立つています」


(小阿越君出门旅行了)


 


 


02




2018/1/6 17:20


呃没有习惯叫名字,还是叫它蛙吧。


老板听说我下了这个游戏,居然大加鼓励,说对改进手游有帮助,让我研究下为什么这么火。


那好吧,开了手机提醒,在这里记录一下。


10:28 蛙出门旅行了,屋子空了,除了买粮食、收三叶草,无法进行任何操作。


13:40 收到一张写真,看上去像是故宫?天坛?管他呢。写真可以保存。


16:10 蛙回来了,开始吃饭。(背包面包-1桌子面包-1)……好像我只能看着?


17:10 蛙开始写信。……我还是只能看着?


总结:毫无参与感。这个游戏到底需要我干嘛?不是很懂。


 


2018/1/7 19:30


10:00 还在写信?写了一夜吗?


11:37 开始削木头。 


14:20 还在削木头。


17:00 同上。


19:00 同上。


19:20 来了只蜗牛,好像是找蛙的,但是只在门口等着,不知道怎么请进家门,蛙也没跟它玩,还是在削木头。好像可以喂东西,但我道具为空?


总结:这只蛙怎么不出门的呀。在家宅着不好的呀。


 


2018/1/8 23:44


上班太忙,没法盯着手机。今天蛙总算是出门了,还发回了两三张写真,不再是它一个人,呃一只蛙了,交了新朋友,一只仓鼠一只蝴蝶。刚好像回来了,带了很多东西,不知道都是些什么,有时间找找攻略好了。


 


养了几天,伍贰慢慢发现这个游戏吸引人的地方了。


比起许多小姑娘当儿子养,他更把它当个朋友。他在现世中忙忙碌碌,为看不见尽头的工作奔忙,而这只小阿越君却天真、自由,写信、看书、环游世界,背上包说走就走,沿路认识着新朋友,邀请小蝴蝶跳舞,与一朵花交谈,像一盏永不熄灭的太阳。


谁都向往蛙的生活,可谁也活不成蛙的样子。


这么一想,取的名字倒是很贴切呢。


 


今天官博刚发了吃鸡活动的安排,主播也由他拉讨论组通知了一圈,伍贰打开多时未上的YY,果不其然也是一堆消息。




童话 1/8 17:24


二哥,周五一起吃鸡啊#大笑


 


尘微 1/8 17:34


二哥,周五一起吃鸡啊#大笑


 


青霄 1/8 18:20


师父,我看见剑网3赛事发的微博了


青霄撤回了一条消息


是官方安排?


 


海棠 1/8 20:42


劈哥劈哥,19号自由组队吃鸡,有空吗?


苍藏策歌4=1啊!


 


他懒得深究各自深意,随手回了两句,应下了海棠的约,也没问这些职业都是谁上。他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件事。


阿越没在讨论组讲话,YY上也没有消息发来。


尽管没发言就默认是没有异议,他还是觉得阿越一言不发不那么正常。他极少为小事纠结,这时却有些紧张,害怕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。这个人曾经包揽了他罕有的放松与笑容,现在又变成一根羽毛,在他心尖上轻轻地挠。


 


没出息啊伍贰君。


好烦啊这个阿越,就不能说句话吗。


 


他沮丧地挠了挠头,一时觉得还是游戏里同名的蛙比较好,至少此时在家乖乖看书,他对它无所求,因而也无所忧,只安心做个旁观者就好。想着他又打开游戏,看见小阿越君开始整理背包了,五分钟后头也不回地消失了,屋子里又空了。


 


“……”


这就走了?


哎,怎么你们叫阿越的都这么烦呢。


 


 


03




2018/1/9 22:50


一天过去了,蛙还没回来。写真寄了好几张,总是和新朋友在一起。


今天蜗牛也来了,查了攻略给它喂了温泉馒头,它似乎很喜欢,走的时候回赠了三叶草和……一封旅游广告(原来还可以这样拉赞助,学习了)。


想知道蜗牛在想什么,总是在蛙不在的时候来找它(不过蛙在的时候也没理过它)(怎么听着有点惨啊)。


 


2018/1/10 21:20


蛙竟然还没回来,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,攻略上说是面包买得比较好会旅行2-3天,但我放的只是20块的;还有说如果背包和桌面没有吃的会离家出走,这几天太忙,不确定是否在提供食物时有疏漏。


……这个游戏的参与感还是没有那么弱啊,比以为的要稍复杂一些。没有我还是不行的对吗?


对了,今天蜗牛也来了,先不说是不是来蹭吃蹭喝的,很佩服它的毅力。


想对它说:“你在等谁呢?小阿越君很忙的,他有好多风景要看,好多朋友要认识,好多书要读,好多信要写,没工夫跟你这个旧相识玩。”


但是不太忍心啊。蜗牛走得这么慢,却每天都来,大概不是在蛙家门口等蛙回来,就是在去蛙家的路上吧。


 


写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三年前,也曾好奇点开过粉丝转发的视频,标题大大的一个“五越”,剪的是他俩jjc片段。他对那些惹得弹幕嗷嗷叫的糖不明所以,却一直记得看到某段时,有个弹幕飘过说:


总裁不是在和阿越一起玩,就是在等阿越一起玩啊233


 


他那时未想太多,只觉得概括得挺好玩的,就记下了。


那一年冬天的他,也的确如这句话所说,第一次需从某个特定的人身上,去感知游戏的意义与乐趣。直到现在,他也并不是个有情怀的人,但若要形容阿越于他是什么,除了“情怀”这两个字,他想不到别的词。


他们那时好得作息都一致,他不常需要等他。只有时阿越没上线,伍贰要等他五分钟;最长的一次,是阿越和别的亲友打jjc,他等了两小时。


但他总会等到他,对此他信心十足。


那一年时间多得可以任意虚度,他们花费好几天探索鲜为人知的地图,去融天岭、幽冥渊,也愿意挥霍一整个漫长的夜晚,静静看一场落不完的鹅毛大雪。


 


只是命运如一场风暴,要将并肩看雪的人都吹散。




他不知如何是好,就只还是等。


这一等,就等了两年。


 


而两年后的这一刻,他在想,这只总是在等小阿越君的蜗牛——


如果有名字,应当叫做伍贰君吧。


 


 


04


 


2018/1/11 18:30


这几天搞活动,下班倒是挺早啊。


嗯,希望天天搞活动。


蛙还是没回来,问题有点大。不知道是我的饲养方法有问题,还是这个游戏有bug,或者是在考验我够不够佛系。


有点想蛙。这波很僵硬呀。


 


伍贰在备忘录上写了这两句,觉得自己脑子有点问题。养个蛙还养出点情绪。


他想来想去,觉得还是因为名字的加成,毕竟每天想着:


“夭寿了,文盲小阿越君居然主动看书了。”


“背包给小阿越君准备好了,没护身符,但问题不大。可以跑路了。”


“给小阿越君买了新的碗,这波稳吧,方便骗吃骗喝。”


就……代入一下,还蛮可爱的。


 


伍贰正想到这里,上方忽然推送了一条消息,那名字让他差点连人带手机摔到地上,瞬间有种被抓包的感觉。


他一下子坐直了。


 


阿越 1/11 18:31


52,在吗?


52 1/11 18:32


嗯,在。


阿越 1/11 18:32


我跟你坦白


那天是我找海棠约你的


52 1/11 18:33


啊?


海棠队的藏剑是你啊?


阿越 1/11 18:33


???


等下,你才知道吗


那为什么讨论组没拉我,我还以为……


52 1/11 18:34


啊?


你等一下


 


他慌忙切出去扫了一眼讨论组成员,还真是,因为阿越和其他人不在一个分组,他拉组的时候给漏掉了。


那边阿越的消息还在倒豆子一样发过来,震得他手也有点抖。


 


阿越 1/11 18:34


我听他们说在讨论组通知了,一开始以为你晚点会拉我


后来找海棠约你你也同意了,可还是没拉我进去


我还以为你……以为你这么不愿意跟我一队


那到底咋回事啊QAQ


 


伍贰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
他有那么多思虑与惶恐,到头来这些心情,故事的另一方也一点不少。漫长却倏忽而过的岁月里,这份等待从来不是单向的,只是他们谁也不说,就那么观望、观望、再观望,成了两只缄默的蜗牛。


还好,幸好,尽管来路曾风雨如晦,造化也千般阻挠,但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,凭着一点灵犀,他们还是一人一步地,相互靠近着。


最后总会在某个坐标上,再次相遇。


 


52 1/11 18:36


我看漏了……


阿越 1/11 18:36


……


 


他明明急于解释,看到这个省略号却登时想象出阿越一脸“我是傻比吗”的表情,忍不住笑了一笑。


他开始慢慢地打字。


 


52 1/11 18:37


一周前总策划给我提前看了名单,有问过我意见。


我早知道会和你一组。


不愿意的话,我那时就可以拒绝。


阿越 1/11 18:37


我以为你公私分明……


52 1/11 18:38


阿越,我没法拒绝,你知道为什么吗?


52 1/11 18:38


因为我等这一天,等很久了。


 


那边久久没有动静,连“对方正在输入”都没有,伍贰一面觉得总算吐露了心声如释重负,一面又觉得周围实在太过安静,他快被自己的心跳声震聋了。


他的心脏像蛙家门口那片绿地,疯长着杂乱的三叶草,他一株一株地点过去,只想知道其中是否藏了一棵青翠欲滴的四叶草。


这两分钟长得如同一生,在伍贰不禁开始思考是手机还是眼睛坏掉了的时候,感谢信息时代永不掉链子的无线通讯,对面的消息终于即时抵达了。




阿越  1/11 18:40


我也是。


 




“叮——”


伍贰听见胸腔里传来一声系统提示:


恭喜,收获一枚珍贵的四叶草,可作为护身符使用。




——是了,是我的护身符。


有了这几个字,他得以一往无前、所向披靡。


 


 


05


 


一月十二。龙门绝境。


入眼是飞沙走石,耳边是风声猎猎。


戴着老虎帽的叽萝蹦蹦跳跳地上了马,身后的毛球球随动作晃了两下,煞是烂漫可爱。她回头看着她的队友,一出声,却是清朗悦耳的少年音:


“能跟上吗?”


一袭玄衣的霸刀也翻身上马,他们的对面是千军万马,眼前是万丈绝壁,是火山汤海,是命途设下的深浅沟壑。


而他只是握紧了手中的长刀,说:


“能。”


 


2018/1/13 00:50


那什么,小阿越君回来了。


嗯,两种意义上的。






06


 


“5252,刚刚我直播说要约你线下吃吃喝喝你也不应一声!”


“不是早答应过你了么。”


“那不一样,我不要面子的吗,那么多人,你好歹理我一下嘛!”阿越气势汹汹地声讨了一番,像是想到了什么,声音忽然低落下来,“你是不是没法请假的呀。”


他轻笑起来:


“你不是说了,信我的吗?”


 


2018/1/19 23:30


某人说过两天就来珠海,被看见取的名字怕是要风车我,于是卸载了。


而且……


 


他写着,眼底尽是敛不住的笑意。


而且,他的小阿越君就在身边,他也无需再云养了。




-Fin-

评论

热度(426)